黑红大战

刘建国:京沪垃圾分类标准为何“不一样”

随着上海施行“最严垃圾分类令”,“你是什么垃圾?”成了上海市民每天都要面临的“灵魂拷问”,网上段子层出不穷。其实,不光上海,包括北京、天津、武汉、杭州等在内的其它45个重点城市也正在加快垃圾分类各项环节的建设。今年6月,住建部、发改委、生态环境部等九部门联合印发的通知明确表示,“今年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全面启动生活垃圾分类工作”。也就是说,不止是上海,各大城市接下来都将实行垃圾强制分类,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年内都要启动垃圾分类工作。

日前,小编在北京街头采访时发现,“垃圾应该分类”的观念已经得到北京市民的普遍认同,但同时也有人表示,垃圾分类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,需要普及相应的知识,期待综合性、全局性的统筹安排。

针对受访市民提及率较高的几个焦点性问题,记者采访了长期研究垃圾分类工作的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、固体废物控制与资源化教研所所长刘建国。

微信图片_20190711183326
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固体废物控制与资源化教研所所长刘建国(王先进摄)

北京的垃圾分类标准咋还跟上海不一样呢?

据北京市城管委主任孙新军介绍,《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》修订工作已经列入2018-2020年立法规划。新修订的条例不光对单位,也将对个人明确垃圾分类责任,且罚款不低于上海。“到时候,不分类就是违法。”

但是,北京的垃圾分类标准与上海并不完全一致,分为:可回收物、厨余垃圾、其它垃圾和有害垃圾。而上海的分类标准为:干垃圾、湿垃圾、有害垃圾和可回收物。于是有市民担心,标准不同会不会容易弄混?

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刘建国对此解释道,叫法虽略有差异,但实质基本一致。上海的“干垃圾”和“湿垃圾”,到了北京,就变成了“厨余垃圾”和“其他垃圾”。虽然名称不同,但都是比较容易区分的,大家不必纠结。建议大家不要因为网上调侃的那些极端个案,就否定自己在垃圾分类上的努力。

具体来讲,北京的四类垃圾可以这样来分。可回收物是循环利用的,如报纸、纸箱、饮料瓶、易拉罐等,可由再生资源企业回收利用,俗称“收破烂儿”;厨余垃圾是厨房产生的,像菜叶果皮、剩饭剩菜等;其他垃圾是保鲜膜、塑料袋、纸巾等,可送到焚烧厂发电或者是填埋;有害垃圾是对身体和环境有害的,如废荧光灯管、水银温度计、过期药品、可充电电池等,需用特殊方法安全处理。

我见过垃圾车“混装混运”,

会不会“白分”一场?

采访中,一些市民直言,“混装混运”打击了自己垃圾分类的积极性。“好不容易分好类,可是垃圾车是混在一起拉走的,完全白干了!”

刘建国表示,“混装混运”确实是垃圾运收工作的一个尴尬现象,实则也是在面对居民垃圾分类不到位时的无奈之举。

过去,很多分类垃圾桶里,干湿垃圾混杂,无法达到分类运输的质量标准,导致收运企业很难做到真正的干湿分离收运,所以只好索性一车装走,运到垃圾处理站后,再由专业人员进行分拣分类。因此,解决“混装混运”问题与实行垃圾分类是互相作用的。在具体前端垃圾分类环节,自下而上推进;在垃圾装运和处置环节,自上而下衔接,二者相辅相成、互相依赖。

接下来,各地在制定相关条例时,都会针对杜绝“混装混运”进行明确规定。比如,上海在“投放、驳运、收集、运输、处理”5个环节之间建立了双向监督系统。根据该系统,物业对居民垃圾分类有监督指导责任;物业短驳中混装混运,市民群众也可以进行监督;如小区垃圾分类没有分好,环卫车司机可督促物业整改,必要时可“不分类不收运”;进行末端处置的焚烧厂、湿垃圾处理厂则要对环卫车运过来的垃圾质量检查。为了方便居民监督,上海在干垃圾、湿垃圾运输车辆上进行了标志喷涂。市民如发现“混装混运”现象可以直接举报。

分类可以替代焚烧吗?

为什么“分”了还要“烧”?

有市民提问说,垃圾分类是不是可以替代垃圾焚烧?垃圾都已经分类了,为什么还要焚烧?

刘建国说,结合国内外垃圾管理经验,垃圾分类与垃圾焚烧并非替代关系,而是生活垃圾合理化处置过程的两个环节。分类首先提炼出了垃圾的资源价值;焚烧发电进而提炼出了垃圾的能源价值和剩余价值,二者互补,齐头并进。

在欧洲,那些垃圾分类做得好的国家,恰恰也是焚烧处理率比较高的国家。像奥地利、瑞士、德国、丹麦、瑞典、法国、荷兰等,无一例外。这说明,焚烧不但没有阻碍分类,反而还促进了分类。起源于欧洲的垃圾焚烧技术,在我们的邻国日本也得到了广泛应用。日本的垃圾分类规矩多如牛毛,对居民近乎苛刻,是垃圾分类做得非常到位的国家,同时,日本也是世界上垃圾焚烧率最高的国家。

总的来说,垃圾分类不是为了不烧,而是为了少烧,为了好烧。